疯狂斗牛|女生深陷微信红包游戏 1年发200万红包负债累累

 牛牛游戏软件     |      2019-12-11 21:38
疯狂斗牛|

  毕业季,原本要为找工作而奔忙。而22岁的大四女生木子(化名),却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只想远离追债者的威胁。一年多前,她在同学的推荐下加入了一个微信红包群。刚开始,她以为只是抢红包的游戏,后来她才意识到这有可能是赌博时,却已陷入太深。

  去年一年木子总共发了206万余元微信红包,抢了196万元红包,输了10万余元。为了还债,她还借了“高利贷”,去年12月间找一家公司借了8万元,半年不到,债务竟莫名变成17万元。为了帮女儿还债,木子的父亲卖掉了爱车,可依旧不够。

  木子是武汉一所高校的学生,高挑漂亮。父母对她十分宠爱,每个月给她3000元生活费,大学生活原本简单快乐。去年1月,同班同学拉她进了一个微信红包群,称群里每天都有人发红包,只不过需要接龙。好奇之下,她发现:群友很少聊天,几乎只发红包,发的都是拼手气红包,发红包前会有规定,例如抢到红包最少的人继续发。刚开始,大家都只是30元、50元的玩,慢慢上瘾后,木子加的专业抢红包群越来越多,发的红包也越来越大。

  “看到红包就想点,简直停不下来。”为了抢红包,木子甚至整晚不睡觉。她慢慢摸出门道,除了最小红包接龙,还有很多玩法。比如,一个 500元红包发出去后,抢到红包的人,将红包金额小数点后两位数字相加比大小,俗称“牛牛”。抢到110.26,就是“牛八”;如果是120.61,就是 “牛七”。“牛八”比“牛七”大,“牛七”继续发500元红包。

  每人每天发的微信红包金额有上限,达到一定限额后,就不能再发红包了,但有人早就想好对策。每个微信红包群都有群主,群主手下有“车队”,车队里有“车一”、“车二”、“车三”……等一批“车友”代发红包,在群里只发不抢。每次木子达到限额,又需要发红包时,就会通过微信“AA付款”的方式转账给群主,再由群主请“车队”代发,群主会从中抽取10%的佣金作为提成。

  高峰时期,木子加了40多个微信红包群,平均每个群里有100多人,多数是武汉的群,也不乏外省的群。

  昨日中午,楚天都市报记者见到了木子。微信红包记录刚一打开,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记者看到,2015年,她发出红包总计136万余元,收到红包总计196万余元。为何收到的红包金额还多一些?木子表示,这与红包限额有关。一般每天发出的微信红包,总金额不能超过5000元,因此,她经常采用“AA付款”的方式,找群主帮忙代发。通过其转账记录,记者看到,她每个月转账数万元,多的时候,一个月达到26万余元。她自己统计了一下,2015年,她找人代发红包的金额其实高达70多万元。相当于发了206万余元红包,收回196万余元红包。木子算过账,在微信红包上,她共输了10万余元。

  木子说,从一开始,就经常轮到她发红包。那时,她只是觉得“点子背”,抢得少,发得多,木子就更加不服气,玩得更频繁了。记者问,输了的群友若不接龙发红包怎么办?木子说,这个人就会被群主从群里“踢”出去。因为群里都有熟人,也还想继续玩,所以不发红包的情况会非常少。

  因越玩越大,每个月3000元的生活费已不能满足木子的需求,她2.6万元的积蓄也全部花在抢红包上,家人送的金项链等首饰,也被她典当了6000元钱。可这些依旧不够,她只好利用节假日出去兼职,辛苦赚来的两三万元,又被她投进了红包接龙,又有去无回。为了翻本,她还找同学借了2万多元。

  去年12月,正在木子一筹莫展之际,红包群一名群友陈某主动联系上她,自称认识借贷公司的。木子仿佛看到了希望,和陈某一起,来到了武昌汉街附近的一家借贷公司。木子表示,她只想贷款2万元,把欠同学的钱还了。在考察木子家庭状况后,借贷公司业务员王某当即表示,可以贷款8万元。木子不同意,对方又表示,贷得越多利息越低。木子心动了,签字贷款8万元,月息2.55%。

  扣除手续费等费用,木子拿到手的借款仅5万多元。木子将同学的欠款还了,还剩3万多元。抱着想“赶本”的心态,她又开始玩微信抢红包了,很快,3万元又打了水漂。

  借来的钱没了,可每个月必须还9000多元,木子跟父亲撒了谎,说是借了同学的钱玩微信红包。责骂过后,父亲毕竟还是心疼女儿,将爱车贱卖,5万多元卖车款给女儿还钱。

  今年4月下旬,当时负责借款的业务员王某跳槽到中北路同成富苑另一家公司后,木子又被迫在他那里签了2万元的借款合同,但尚未拿到钱,第一家借贷公司又出现了,指责木子违约找其它公司借款,需要给违约金,第二家借贷公司称会帮木子处理。木子后来得知,双方处理好后,她的余下欠款金额变为12万元。

  期间,木子多次遭到威胁,对方称5月30日前需先期还款4万元,否则就找她学校。现在,木子后悔不已,马上要毕业了,同学们都在准备工作的事,只有她还在担心,不知道哪天会被借贷公司的人盯上,不知道如何面对为她操心的父母。

  木子介绍,她听说有人使用安卓手机,可以用“红包外挂”作弊,这可能是她输多赢少的原因,但具体如何操作,她尚不知情。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有各种“微信红包外挂”软件出售,卖家宣称:自动抢、抢最佳、不抢最少、避免抢到最小点数、保证抢到“牛牛”……五花八门,售价从1元到上万元,真假难辨。

  在某购物网站上,一款名为“微信红包必赢”的商品,售价100元,月销16笔,有9个评价。买家多评价称,软件真实有效,很好用。记者尝试购买了另一家售价10元的外挂商品,卖家却没回应。

  记者致电微信客服得知,微信后台有专门的技术人员,对违规使用微信红包赌博的行为进行监测,一经发现马上处理。用户若发现此类行为,请立即举报。

  木子的一名同学告诉记者,学校玩微信红包接龙的并非个例。木子输得不少,但还有一名男同学输得更多,前不久,为帮他还40万元的债务,家里把房子都卖了。

  2015 年11月30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首例微信群组织网络赌博案进行了开庭审理。该群对外打着售卖面膜的名义,实则一直在玩“红包接龙”。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四人结伙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组织多人采用向微信群内发放并抢夺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分别被判刑。如何界定微信红包“娱乐”和“赌博”的界限?办案法官表示,亲友间互发红包、不涉及营利目的不违法。但如果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抢红包群,群主或组织者在其中抽成获利,就可能涉嫌赌博。